您好,歡迎來到四川師范大學家教![請登錄] [免費注冊] [忘記密碼]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資訊 > 新聞資訊 > 教育資訊 > 發展“種子”家長,賦能家校共育

                  發展“種子”家長,賦能家校共育

                  發表日期:2022-6-24 作者:四川師范大學家教 電話:13880486006
                  “雙減”政策落地,離不開家校雙方深度合作。在實際工作中,班主任作為第一責任人在班級開展家校共育需要調整好心態,從觀念、行為、方法上引導家長與學校和教師打好“配合”、家庭成員之間做好“組合”、家校社資源搞好“整合”,為學生營造更豐盈的學習和生活環境,獲得更豐富的情感體驗,從而探索出更為有效的家校共育新機制。

                  從觀念到行動:提升家庭教育指導力感召家長

                  “老師,請問學期中沒有考試,我們怎么了解孩子平時學習情況?”

                  “老師,現在孩子作業規定在學校完成,就拜托您和各位老師在校多多關注和指導了!

                  “老師,我們平時經常加班,孩子常常一個人在家,已經有沉迷電子游戲和電視的跡象了,我該怎么辦……”

                  這是去年秋季開學,我通過問卷調查向新接手班級家長了解到的情況,反映了當下多數家長或茫然或焦慮或“躺平”的心態。

                  隨著家庭教育促進法的頒布和施行,全社會都更加重視家長培訓和家庭教育指導。在實際工作中,最需要且最有能力做好家長觀念引導和行為指導的依然是班主任!半p減”政策為家校協同育人帶來新契機,也倒逼班主任進一步提高自身的家庭教育指導能力。

                  一是引領家長端正教育觀。以問卷調查家長的反饋信息為例,我們不難發現,不同家長雖然表達各有側重,卻透露出共同的隱憂和關切——對孩子的關注點仍然偏重于學業成績和生活表象。班主任要有能力精準判斷家長的真實訴求和實際困惑,有能力科學回應家長的現實關切并予以恰切指導。

                  班主任應引導家長正確認識家庭生活的功能以及家長的職責。家庭生活不是學校生活的“重疊和重復”,而是“補充和延伸”。家庭教育是綜合性的,家庭生活對孩子的影響是學校生活無法給予的。比如家庭成員間的關心與體貼,不僅是良好家風的傳承,也是孩子學會人際交往的起點。孩子和家長共同參與家庭建設,可以幫助孩子在家庭中習得基本的生活技能和生活常識。家長在課余時間要帶孩子走到戶外,一起運動、一起觀察大自然、一起探索,陪孩子走進社區、走向社會,學會與不同的人打交道,尊重身邊的人,觀察社會,體察人間百態。當班主任對家庭教育與學校教育的邊界、對家校雙方的職能清晰明了了,在推動家校共育時才能更好做到有的放矢。

                  二是建設積極的班級家長輿論場。自媒體時代,關于家庭教育的觀點眾說紛紜,家長往往莫衷一是,容易受到外界信息裹挾,在家長群體內部形成“小氣候”。班主任要善于通過家委會等多種渠道了解班級家長群體輿論,及時給予科學引導。此外,班主任還要善于推動“輿論方向標”建設。以筆者新接手四年級的班級為例,之前的家委會成員全是媽媽,班級活動哪怕是足球賽和運動會,爸爸參與也極少。針對這一情況,我邀請一位往屆生的爸爸分享自己如何身兼數職卻依然會每周陪孩子運動、郊游、探險,創造性引導孩子參與各類社會實踐和生活體驗的故事。這位父親的現身說法讓班級爸爸們深受觸動。會后,班級馬上成立了爸爸團,周末運動社團和“爸爸課堂”也已在積極醞釀之中。

                  三是重視分類引導和真誠互動。一個班級通常有幾十名學生、近百位家長,每個家庭情況不同,家長教育觀念和教子方式也存在較大差異。班主任要主動與家長進行雙向互動式交流,及時給予針對性回應和幫助。對那些忙于生計無力陪伴孩子的家長,班主任要給予理解,并告知良好的家風、家庭成員間的關心與體貼是對孩子最好的教育;對特殊家庭或特殊孩子,更要有足夠的耐心和愛心,理解家長的不容易,包容孩子成長中的問題,主動尋求專業人士,共同陪伴和引導;對于一些高知高能家長,要通過發掘其正向影響力,發揮其引領班級的作用。

                  從個體到群體:發掘班級榜樣引領家長

                  要促進觀念轉變為行為,最直接的力量往往來自身邊熟悉的榜樣的行為示范和感召。班主任要善于發掘家長群體內部的優勢資源,引領和帶動更多家長一起為孩子成長作出適當的調整與改變。哪些家長能夠成為班級值得樹立的榜樣?通過哪些方式讓榜樣家長發揮示范引領作用?這就需要班主任處處留心尋找契機。

                  在“雙減”背景下,如何引導家長科學安排孩子的課余生活,讓家長感覺到是“真需要”而不是“新負擔”,是家校共育的一個新課題。去年新學期開學,我改變暑期作業講評方式,通過學生分享暑期生活尋找線索,發現了許多“種子家長”。

                  學生雨霖分享了和爸爸媽媽的幾個朋友家庭一起在外露營郊游的趣事,大人會帶著孩子做各種游戲,還一起探險;學生然然暑期和年過七旬的奶奶一起游泳、閱讀,偶爾爸爸媽媽當評委為祖孫倆評比頒獎;學生朗朗爸爸一邊上班一邊照顧他和待產的媽媽,鬧出的幾件囧事讓家庭充滿了歡樂……

                  聽了這樣的故事,我很欣喜。豐滿、有趣、美好的家庭生活是對孩子生命最好的滋養,亦是學校生活無法給予的。為了進一步對這幾個家庭做深度了解,我與這幾位家長進行了深度訪談,又“挖”出了更多亮點。

                  朗朗家每月有例行家庭會議,家庭成員間的平等交流讓孩子從小就能參與家庭會議討論,承擔基本職責;雨霖家與幾個朋友家組成了家庭教育小聯盟,五六個家庭每月都有親子讀書會,雨霖是小老師;然然一家四世同堂,95歲高齡的太奶奶和他們生活在一起,一家人其樂融融,然然因而特別有愛心和孝心。

                  從這些別樣的家庭生活樣態中我看到了孩子的別樣成長。為了讓更多家長從這幾個家庭教養方式中受到啟發,我邀請這幾位家長與全班家長分享。經商議,朗朗爸媽以“我家有個九歲娃”為題撰寫文案,在班級公眾號推送;雨霖爸帶著孩子一起制作、剪輯暑期幾個家庭聚會視頻,感染力很強;然然喜歡畫畫,和家長商議決定制作一本暑期家庭生活畫冊,圖文并茂,最后由媽媽掃描分享班級群。三個家庭的分享得到了班級全體家長的熱情鼓勵。家長群中涌現了“求帶”的呼聲,榜樣的作用也開始顯現,在“十一”假期“家庭日、歡樂多”親子作業中,班級多組家庭基于親情、友情和同事、鄰里的關系,借助假期在家庭聚會中安排了“集體家庭日”活動,我積極培育的班級家長社群開始萌芽。

                  之后,我還將這些集體家庭日活動牽頭人和家委會成員組織起來,論證班級社區閱讀俱樂部和周末親子玩伴團等特色活動的可行性和實操性。從榜樣家長示范到家委會職能發揮,再到特色活動醞釀,家長的參與意識逐漸增強。各類活動從一到多、由點到面逐步鋪開,家校關系日漸密切。

                  這段摸著石頭過河的經歷讓我越發認識到,家長群體內正向、積極、骨干力量始終都在,關鍵是班主任是否能發現和把握。充分調動和激發“種子家長”的引領、示范作用,是通向家校共育大門的一把鑰匙。

                  從散點到序列:打造品牌活動凝聚家長

                  如果要讓榜樣家長發揮持久影響力,就需要班主任引導其他家長理解家庭生活對孩子全面發展的本質意義。大多數家長不是專業的教育工作者,他們所看到所焦慮的孩子學習問題、課余生活問題很多是從現象出發。如果不能與他們的現實關切相呼應,那么家長很可能只學個皮毛、做做樣子。因此,班主任要發揮自身的專業領導力,將家長關切的問題、學生的課余安排與他們的學習、生活日常巧妙“勾連”起來,放緩節奏,設置必要的腳手架,從散點逐漸走向序列,將家長從被動推向主動。

                  例如,當前針對家長普遍關切的孩子課余生活安排問題,班主任不妨將“特色作業”設計與實施作為突破口,讓“特色作業”作為價值引導的渠道和家;ネɑW的紐帶。特色作業的“特色”體現在哪里呢?以筆者班級作業設計為例。

                  在日常作業管理中,筆者聯合班級學科教師,結合學生和家長建議,在班級試行“一周主題結構化作業”,即將一周作業分為“聽說讀寫(表達)、趣味游戲(運動)、創意實踐(勞動)”三個模塊,每個模塊相對固定。每周一科任教師根據學科教學進度及學生學習反饋,將一周作業分為基礎必做類和延伸拓展類,班主任再將學科知識類和生活實踐類進行“錯峰搭配”。學生可以根據實際情況靈活安排作業完成時間和類型,每日學科基礎類作業在學校完成,家庭作業實際上就是一個個“動手、動腦的體驗性小活動”。通過“結構性作業單”類型引導,優化作業形式,讓學生課余生活變得更加豐富,努力實現知識與趣味并存、學習與生活結合,促進學生全面發展。

                  假期分為周末和寒暑假。筆者班級一直將“閱讀”“運動”“實踐探究”作為班級品牌活動項目,實行“特色活動項目負責制”,選聘“種子家長”作為項目負責人,推動特色項目縱深發展。一個班級聯系著幾十個家庭,家長職業和社會關系網絡豐富,家長的積極性得以發揮,學生的學習資源就會變得龐大而豐富。筆者班級的話劇社、博物觀察組、社區運動社團、小區閱讀俱樂部等項目,都是由“種子家長”結合學校PBL項目式學習要求,發掘深圳這座城市多元化、獨特性學習資源優勢逐步發展成型的。

                  這樣的班級特色作業設計也帶動了家庭建設。如筆者從“種子”家庭(家長)入手,鼓勵以個體家庭生活為圓心的學習型家庭建設,再以“種子”家庭為主體帶動多個家庭開展特色活動的家庭小聯盟,又以“種子”家庭小聯盟為主體孵化多個“1+X”特色活動的班級品牌項目群發展。圍繞班級品牌活動,家長和學生中涌現的自發性組織的散點活動,逐漸發展成為班級“品牌序列”,激發了家長群體的智慧潛能和資源潛力,為孩子創造了更豐富、多元的學習和生活體驗。教師和家長也在這些多元組織、多維項目式活動中與孩子一起學習體驗,實現了共同成長。

                  家校共育離不開家長的深度參與。但是多年的班主任工作經驗也讓筆者認識到,當家長的參與意識越強、家校關系越密切時,越對班主任的專業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班主任需要提高家庭教育指導力、家校溝通能力、班級建設和規劃力,需要創新“全員、全面、全方位”的家校合作機制,讓家校共育真正為孩子的健康成長保駕護航。

                   成都家教 www.dreamtoolsinc.com

                  百度搜索更多內容:發展“種子”家長,賦能家校共育
                  本文地址:http://www.dreamtoolsinc.com/News_View.asp?NewsId=7077 (轉載請標明出處:四川師范大學家教
                  ------聲明:本站部分文章來源互聯網,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侵犯了您權利,請與本站聯系!
                  更多
                  国产成人美女视频网站